欢迎来到短句网,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经典短句,及各类搞笑、个性唯美短句.欢迎收藏本站!
励志 | 爱情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

垂死新娘复仇路为何成为经典

作者: adminfuao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6-10 阅读:

  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当代好莱坞电影越来越寡淡了。除了满天飞的超级英雄,就是颁奖季那些不痛不痒的艺术片,再者就是各种翻拍和续集电影老调重弹,在同样的片名后面加上数字或者新的副标题,就好像等同于告诉观众,“我们真的想不出好的新点子了。”

  事实上昆汀算不上高产,算上正在拍摄的《好莱坞往事》,他在过去26年里只拍摄了10部长片;事实上昆汀的作品也并非一般意义上艺术电影,他从未剔除掉自己B级趣味,虽然以主流观点来看这类影片并不太能登上大雅之堂。翻开他的作品列表,最能体现他的个人风格的一部作品,毫无疑问是《杀死比尔》上下两部。

  众所周知,曾在录像带租赁店里打工的昆汀阅片量惊人,且口味纷杂。从德国表现主义电影到法国电影新浪潮,从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到邵氏新派武侠动作片,从日本剑戟片再到黑色电影,可以说过去百年电影史上的精品,昆汀几乎都有涉猎,庞大的观影量是他成为导演的必要非充分条件。

  有些电影导演会尽量回避观看大量电影,以此来减少其他导演对自己作品的影响,昆汀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不回避,反而取百家之长,再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混搭风格,今天要说的《杀死比尔》正是一部这样的电影。

  15年前的今天,这部风格另类的影片在北美上映,全球票房收入达到1.5亿美元,成为昆汀截止目前,最为成功的一部作品。

  “如果约瑟夫·冯·斯登堡准备拍《摩洛哥》时玛琳·黛德丽怀孕了,他也会停下来等黛德丽!”

  1997年昆汀完成了自己的第三部作品,一部向黑人剥削电影致敬的作品《危险关系》,之后他却长时间陷入沉寂。在《杀死比尔》上映之间的六年里,他在做什么?

  事实上《杀死比尔》的构思从《低俗小说》快要拍摄完成时就有了,乌玛·瑟曼在影片拍摄间隙与昆汀热火朝天的讨论起一个新娘复仇的故事构思。讨论虽然激烈,但真要拍起来总得先落实在剧本上。完成《危险关系》后,昆汀就投入到《杀死比尔》的剧本创作中,事实上这个过程比他想象的还要困难。

  大家都知道昆汀电影虽然常常被冠上暴力美学的标签,但他电影中真正标志性的场景是角色们漫不经心的闲聊,暴力场面虽然极具冲击力但往往粗暴简单。著名影评人“大拇指”罗杰·伊伯特提到《低俗小说》时就盛赞影片中那些回味无穷的台词,这种松弛的状态与突如其来的暴力是昆汀电影的魅力所在,而在创作《杀死比尔》时,他必须得做出一些改变。

  影片的第一章对于昆汀来说是最难创作的,在一座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的家中,乌玛·瑟曼向当年对她下毒手的其中一位凶手复仇,故事和角色在此时都还未展开,除了乌玛·瑟曼的角色有一段凄惨的前史外什么都不能透露给观众,动作场面却剑拔弩张。这让昆汀十分抓狂,他曾表示“因为那是他作为电影制作人要把自己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上。”

  在这种抓狂的状态下,昆汀写剧本就写了一年半,快要完稿时女主角乌玛·瑟曼却怀上了伊桑·霍克的孩子……虽然前期制作又要搁浅,但昆汀毫无怨言的支持乌玛·瑟曼先安心养胎生女,并留下那句著名的“如果约瑟夫·冯·斯登堡准备拍《摩洛哥》玛琳·黛德丽怀孕了,他也会停下来等黛德丽!”

  在昆汀的原始构想里,比尔这个超级反派必须得由大人物来出演,他心目中的完美人选是《雌雄大盗》里饰演克莱德的沃伦·比蒂,好莱坞头号花心浪子。也许一开始构思影片时的1994年,沃伦·比蒂尚能与复仇新娘一战,但影片线多岁的沃伦·比蒂已经无法拍摄其中大部分动作戏了,硬派男星大卫·卡拉丁取而代之,如今来看这也是个上佳的选择。

  其实一开始昆汀想要自己出演这位导师的角色,但后来想要全身心做导演才让刘家辉又演了第二个角色,当然昆汀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甚至表示“不选他简直就是在犯罪”。刘家辉回忆与昆汀的初次邂逅时候还提到一件巧事。昆汀迷恋香港动作片遂邀请刘家辉出演影片,两人第一次见面约在上海,刘家辉穿了一件中国特色的唐装,恰巧昆汀也穿了一件唐装来见他,还双手抱拳用中文称呼他“师父”,两人相聊甚欢,合作自然水到渠成。

  影片里绝大多数亚洲戏份都是在北京电影制片厂拍的,包括经典的“青叶屋”大屠杀的戏份,这场戏的群演甚至是中国人,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China Film Co-Production Corporation)作为协拍方与昆汀的剧照共同完成了这些戏份,所以《杀死比尔》中也有中国电影的少许血统。

  投入拍摄后周期也时常被拖延,还是那场著名的日本餐厅“青叶屋”的戏份,原本计划拍摄半个月完成却拍了两个半月,昆汀不惜时间成本力求拍出最理想的效果,但预算只有5500万美元的情况下他也必须删掉一些剧本里的戏码。比如在原始剧本里,第二章应该是栗山千明饰演的女杀手果果的妹妹来寻乌玛·瑟曼复仇,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交火,但正片中第二章则是“血溅五步的新娘”。

  乌玛·瑟曼对《纽约时报》爆料称,一名队友曾告诉她车辆有问题,因为变速箱重新配置过。乌玛·瑟曼觉得开这辆车不安全,想让替身帮忙开车,但昆汀导演坚持让她亲自开。昆汀说“我答应你车子没事,这是一条笔直的路。”在拍摄时乌玛·瑟曼驾车撞上了一棵树,这让她遭受了脑震荡,腿部和背部都严重受伤。瑟曼透露后来电影公司希望她签署一份后续免责的声明,才会把这段视频给她,而她当时拒绝签署。去年韦恩斯坦新闻发酵后,乌玛·瑟曼再次向昆汀施压,他才终于给出这段视频,并原谅了昆汀,“这可能会给他(昆汀)带来个人伤害,他做了正确和勇敢的事情,我为他感到骄傲。”

  最终,历时155天,《杀死比尔》终于拍摄完成,但问题又来了。素材实在太多,昆汀打算将影片剪辑为3小时左右的版本发行,但韦恩斯坦给了他一个中肯的建议,将影片剪为上下两部分别发行,昆汀的大部分创意都得到了保留,尤其是其中交代刘玉玲饰演的白蛇( O-Ren Ishii)前史的动画段落,这部分昆汀原计划是要剪掉的,但因为分为上下两部而最终得到了保留。

  于是一部影片最终被分割为《杀死比尔》《杀死比尔2》,两部影片分别于2003年10月10日与2004年4月16日在北美上映!

  这和昆汀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昆汀·塔伦蒂诺是戈达尔的粉丝,甚至他自己的电影公司就叫做“法外之徒”。

  昆汀的电影中也经常出现致敬或是引用的方式来完成影片中桥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其实我每部戏都是这儿抄点,那抄点,然后把它们混在一起。如果不喜欢的话,观众大可不看,我就是到处抄袭桥段的。伟大的艺术家总要偷桥段,是偷,不是什么致敬。”

  影片主要的风格来源主要有香港邵氏动作电影、日本武士电影以及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电影。

  香港邵氏动作片的影响最为突出,从片头向邵氏LOGO致敬开始,到请袁和平、刘家辉助力拍摄,昆汀由内到外都丝毫不回避对香港动作电影的热枕。袁和平亲力亲为设计了影片中的动作场面,而刘家辉塑造的白眉则是最典型的中国武侠电影中世外高人的形象,如若仔细观察还能发现更多与香港电影的关联。

  比如急速的变焦镜头,这种手法是邵氏影片中叙事转场、表现人物心理变化的最常见的方式,甚至到了滥用的地步,因为简单粗暴太过剧烈在其他电影中并不多见,而《杀死比尔》中昆汀使用这种了这种手法,“邵”味十足。

  每当暴力场面快要出现时,影片中就会想起十分刺耳的警报式音效,这个处理也不是昆汀的原创,是直接将1972年香港电影《天下第一拳》中的音效搬了过来,在原片中每当罗烈出招时就会响起这个音效。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昆汀为了还原原汁原味的港式动作片味道,拒绝了用电脑特效制造和渲染血腥镜头,而是用了70年代香港动作片使用的传统手工特效,用安全套中注满红色液体来制造血浆喷射的效果,血液的色调也故意调制的偏亮,从成片效果来看,这种土办法十分成功。

  另外在影片中的另一大视觉元素便是日本武士电影的影响。乌玛·瑟曼来到日本拜见铸刀大师服部半藏,这个名字就取自日本战国时期忍者武士。

  身着白色和服的女人矗立在日式庭院的雪地里,手持利器的她身上沾染上了鲜血,刘玉玲饰演的白蛇的造型明显源自1973年的日本电影《修罗雪姬》,而当两人交手时并没有像香港动作片那样你来我往不断短兵相接,而是简简单单两回合几刀之类见分晓,特别是最后一击时两人的横向移动,都是满满日本武士剑戟片的处理方式,在《宫本武藏 完结篇 决斗岩流岛》中武藏和小次郎也是如此完成最后决战。

  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是昆汀最爱的一类影片,这类影片以莱昂内的“镖客三部曲”为代表,故事通常都在讲述旷野西部小镇上的快意恩仇,许多镜头都有很高的辨识度。乌玛·瑟曼回忆起自己经历时,昆汀使用了现在已经不多见的叠印镜头,用她的双眼加上闪回镜头,再铺上一层红色滤镜,在视觉和情绪表现上颇具创造力,然而这个镜头也不是他原创的,而是源自意大利西部片《死神骑马来》。而莱昂内在《西部往事》中用虚焦镜头表现人物在西部旷野中行走的处理方式,以及在《黄金三镖客》里主人公倒在地上被枪指着的镜头,全都被昆汀直接采用。

  将昆汀“抄袭”经典电影处理方式一一罗列并不是为了“揭穿”他,而是为了佐证这种大量的引用、模仿、致敬已经成为昆汀电影的标志性风格之一。事实上也只有像昆汀这样的“影迷”式导演作品中,才能出现将日本武士电影世界观与香港功夫电影世界观完美交融在一起的电影,这种有些关公战秦琼意味的混搭风构成了《杀死比尔》乃至昆汀电影的底色。

  在《杀死比尔》中,你可以看到穿着李小龙衣服的金发美女手握日本武士刀,可以看到她的对手是拿着流星锤穿着日式校服的高中女生,这种混搭的风格配合血脉偾张的暴力镜头,昆汀创作出了一个独特的电影空间,在这个空间中他将自己的个人趣味融入其中,而至于故事文本,仅仅是为彰显趣味提供一个平台而已。

  如果你不是资深影迷,《杀死比尔》每次充满创意的处理方式都能让你获得生理上的愉悦,如果你是资深影迷,每当这些处理方式出现时,你都能发现它与其他经典电影之间的联系,从而与昆汀形成另一种更深层次的影迷间的交流,自然也能获得更大的满足。

  纵观昆汀的导演生涯,《杀死比尔》正好是他对东西方电影狂热迷恋的一封双语情书,在它之前昆汀是更为纯粹的影迷型导演,试图向观众展示一个迷影男孩的纯真趣味,在它之后,昆汀用更娴熟的电影技法,将兴趣转移到对历史的解构和挖掘中去。或许他再也不会拍出一部像《杀死比尔》这样纯粹的迷影电影,但有一部这样的电影就足够值得我们一次次去回味了。

  《杀死比尔》模仿最多的应该是《修罗雪姬》这部电影,文章全篇居然只是一笔带过!

  故事蓝本,音乐(直接使用了修罗雪姬的主题曲),同样血腥的暴力美学,反面角色集体俯视女主角的镜头,刘玉玲的造型,模仿的太多太多,其他电影也就是一个镜头一段音乐一套服装而已!说他们是两路电影很正常,因为昆丁的电影还没有和他一路的!

  其实完全是两路电影 虽然故事蓝本都是女性复仇 修罗雪姬有很多指涉历史政治的成分 比尔更多是纯粹的视听盛宴

上一篇:这些梗都是从哪来的? 盘点游戏中的十大经典台词! 下一篇:叶非叶,花非花

相关阅读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欢迎收藏
我们的努力,只为得到你最好的认可,请认准我们的网址。
友情提示: 喜欢我们网站的人,请收藏我们网址,以便下次更快捷进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